生活類--社會生活(壓力與因應)--社青團契--適婚的壓力
生活類--社會生活(壓力與因應)--社青團契--適婚的壓力


結婚,Yes or No?
──談適婚男女的壓力

「天將晚,以撒出來在田間默想,舉目一看,見來了些駱駝,利百加舉目看見以撒,就急忙下了駱
駝,問那僕人說:『這田間走來迎接我們的是誰?』僕人說:『是我的主人。』利百加就拿
帕子蒙上臉。僕人就將所辦的一切事都告訴以撒。以撒便領利百加進了他母親撒拉的帳棚,
娶了她為妻並且愛她。以撒自從他母親不在了,這才得了安慰。」(創二十四63∼67)。

亞伯拉罕差遣老僕人為獨生子以撒娶妻的故事欣羨多少人!或為此論談婚姻觀、愛情觀,有
人羨慕、有人嚮往也有人疑惑──真是如此〞奇妙〞嗎?幾許神奇不可理解之餘還藏著幾分
浪漫叫人不由自主的迷戀呢?

「適婚」?什麼時、什麼年齡?事業到哪裡?學業至何處?或者該擁有多少錢……,才足以
成家立業?孔子:「十五志學,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人一生的學習、經歷及成長皆有
一定的「階段」,似乎「時候」到了,「一般人」就該如此行,如果超逾此年歲而未有成,
那麼「壓力」就來──家人、親友、社會、輿論茶餘飯後……,甚至源自個人本身。適婚
男女面對結婚,Yes or No?的確是難題。

為人父母者是否意識到吾家有女(兒)初長成?

亞伯拉罕敬畏神、愛妻、愛子、友善人的典範懿行無庸置疑,差老僕人為子娶妻的事上更顯
得他的細心體貼,他意識到愛兒以撒「年紀」到了,該婚娶建立家室,亞伯拉罕確實將此事
擱在心中,放在神面前,婚姻非兒戲,不是只有歡喜宴樂一場,隨即曲終人散各自飛,正因
深刻明白婚姻是件大事,他才如此大費周章,如此慎重其事,如此相信依靠,任人皆知老僕
人帶回利百加,著實為以撒帶來安慰──領利百加進了他母親撒拉的帳棚,娶了她為妻並且
愛她。以撒自從他母親不在了,這才得了安慰。

父母意識兒女當婚嫁,怎奈「皇上不急,急死太監」?

為人父母者已意識到:吾家有兒(女)初長成,是該男大當婚女當嫁,明察暗訪,請託打聽
,無非是希望自己的兒女有好歸宿……,怎奈,常常最熱衷、最心急的似乎永遠是爹娘,「
年輕人心裡在想什麼,啥攏嘸?」冬至湯圓一顆一顆吃進肚;除夕新年圍爐一年一年過,年
歲漸增長,青春漸損耗……,該娶該嫁的孩子喜事音訊總杳杳,皇上不急,太監急啊!

條件差,婚配難

沒有拉結迷人的眼;沒有掃羅高人一個頭;家產不如波阿斯;美貌遜於利百加……,論才華
、論恩賜總是遠遠落在大衛之後。

在擇偶、婚配的事上,「條件」的確是客觀標準,卻也帶著幾分現實的殘酷,身高、體重、
長相、脾氣、才藝、學歷,此外還有信仰狀況,是否愛神、常聚會?有沒有擔任教會服事?
在家孝順、聽話嗎?會不會愛生氣?家事做得俐落嗎?林林總總雜七雜八、生活瑣事,甚至
個人隱私都是「探聽」的內容。正面評價算「萬倖」,若有些許「微詞」,不論求證與否,
是傳言還是屬實,多少令對方「怯步」!就這樣,一樁可能成就的美好姻緣就這樣──還未開
始就宣告結束。

生命難以十全十美,甘苦、順逆、悲歡、禍福總在相對之中相互映襯,端看人心如何看待,
在面對人生起起伏伏的各種境遇,何嘗不是另一門必修功課?既然如此,何不坦然面對自己
或他人的優缺點?以一種寬廣、接納的心情看待「條件」,沒有嫌隙、沒有詆毀也沒有羈絆
,只有互相尊重。有了這樣的心態,一些人們眼中的「條件」便不再成為壓力了。

前程似錦,我要……,先打拼,其他再說……

阿爸、阿媽的叮嚀和關注漸漸成為囉嗦和壓力,大學畢業再進研究所,取得碩士學位攻博士
,再說錢子、車子、房子要先有,其他「妻子、兒子」才好談,身無分文,高不成、低不
就,居無定所、前途茫茫如何成家立業?偏偏二十一世紀Y世代,教育普及、男女平等,論
成就、談學識卻有女凌駕於男的趨勢,怎麼辦?這也是壓力!男的想:條件差「高攀不上」;
女的想:高學歷「婚配機會渺茫」,縱使有打破此迷思者婚配成功,日後的相處,認知差異如
何協調?如何同心同行也是個壓力。

前程似錦,我要賺夠???錢再談婚事;科技世代學識專才掛帥,我要打拼修學位、取證照
,日後方能高枕無憂,人生多少年歲能這樣打拼?眾人汲汲營營於功名利祿者,又多少人能真正
成功,讓這輩子高枕無憂?

人生苦短,何必輕易埋葬青春?

沒有婚姻、沒有家累,一人吃飯全家溫飽,有家室就有累,一種有形、無形的牽絆罣礙加在
肩頭上,時下多少適婚男女因為擔心家累、罣礙、婚後家族、子女教養……等問題而對婚姻
卻步,人生路上歡喜有伴同行,但親愛的!我們一定要結婚嗎?

依據九十四年六月二十一聯合報系民意調查中心,電話調查報導:超過半數(五成三)適婚
族群可以接受自己「只戀愛不結婚」,其中六成一的女性,認為自己只談戀愛不結婚,沒什麼不
好。對於「只同居不結婚」的接受度亦高達四成三(其中男42%,女43%)。隨著經濟環境及
價值觀念的變遷,台灣的婚姻、生育現象,的確有了很大的改變。愈來愈多青年男女傾向晚婚,甚至
不婚,其中尤以高學歷族群最為明顯。

環顧四周,有許多人寧可選擇自由而不願進入婚姻,當然也避免生養子女;但也有一些人因
為經濟難以獨立,而選擇「賴」在父母家能多久算多久。故此不婚、不生、不立儼然成為台
灣社會「新三不」,然而不置可否地,適婚男女三不現象的形成,有經濟因素,有社會因素
,還有傳統及現代價值的掙扎。

九十三年底,衛生署國民健康局的調查顯示:三成六的未婚男性是因為「沒有經濟基礎」。
四成以上的未婚女性卻是因為「尚未遇到合適對象」,因此時下晚婚、不婚好似一種時尚,在
現代男女間流行開來,很多人認為:婚嫁只是人生的「選項之一」,可有可無。愈來愈多的
未婚、不婚族在台灣興起,加上生育率下跌,連動效果已改寫台灣人口史。

面臨少子化、老齡化壓力的台灣,從政府到父母人人都在問:為什麼不結婚?是找不到對象
?還是對婚姻失去去吸引力?或者對未來「家」的建構喪失信心及勇氣?然而不婚真的是另
一種逃避法則?如果適婚男女選擇的是不婚,未必能保證青春年華永不消逝,或者不必面對人
生各種挑戰──包括生、老、病、死,事業、人際、生活……等變故。

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他(創二18)。在神眼中,男女婚配是
好的。

傳道書四章9∼12:「兩人總比一個人好,因為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若是跌倒了,這
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若是孤身跌倒,沒有人扶起他來,這人就有禍了。再者,二人同睡就
都暖和,一人獨睡怎能暖和呢?有人攻勝孤身一人,若有二人便能敵擋他,三股合成的繩子
不容易折斷。」

為基督徒者先別預設立場──結婚,Yes or No?主內親愛弟兄姐妹,且用心玩味神在婚
姻匹配的原意是何等善、何等美妙!何不嘗試著學亞伯拉罕,把以撒的婚姻擱在心中,放在
神面前,用愛和信心去期待生命中的另一半?

喜見骨中骨、肉中肉──
為人父母親友者,撇開成見
所謂「條件」好壞作參考
適婚男女放輕鬆,
雖然春天來晚終究到。

在台灣,父母關心子女婚姻,對子女逼婚、問婚造成很大壓力,尤其是對男性。其他親友、
輿論或個人主觀成見也是形成壓力的主要因素。

或許,是該重新檢討傳統社會,對男女婚配條件及模式早已成習的偏見的時刻了!破除「男高
女低的框架」,誰說女性找對象要「三高」──學歷高、收入高及身材高,此外還要年齡大於
女方。誰說,男性要比女性強是根深柢固的傳統框架,難以打破?

夫妻合而一體,就是一──同一個家庭、同一個未來、同一個期望,男人牽成女子;女子以
夫為貴固然是傳統觀念,然而「夏娃」幫助「亞當」也是不爭的事實,當男女婚配共同建立
一個家時,目標在哪裡?工作就在那裡;工作在哪裡?幫助也該在那裡,共同經營一個家已
不在是建立在婚前的家勢、學業或「條件」上了,而是你──身為一個人,不論是男人或女
人都該有的成長和認知,也唯有如此,夫妻才能同心同行、同心合意,再加上共同的信仰,
基督為我家之主,如此,才真能如傳道書所言:三股合成的繩子不容易折斷。哪三股合成的
繩子呢?不就是你個人、另一半以及主耶穌基督嗎?

討論題綱

問題一:

你認為自己「夠大」足以論婚嫁是什麼時候?幾歲?哪個學程?什麼階段的社會經驗基礎?

問題二:
你的擇偶條件如何?不妨就年齡差距、學歷、社經程度、家庭背景、信仰條件、身
高、性情……等各方面來討論之。

問題三:

你認為你個人面臨「結婚?Yes or No」的最大癥結是什麼?你可以從個人條件或自身家庭
、信仰狀況……來談起。

問題四:

有與異性交往經驗嗎(包括相親後的認識交往)?想一想,什麼原因或理由讓你們分手?

問題五:

重新以客觀、順服的態度面對下一位對象,你想你會以什麼樣的「你」,呈現在他(她)面前
,好讓結婚進行曲帶著你倆走上紅地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