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類--家庭生活(生理發展)--社青團契--內在的心理變化
生活類--家庭生活(生理發展)--社青團契--內在的心理變化

社青團契第四單元
內在的心理變化

前言
經過青春期的心理震撼性衝擊後,進入成人心理穩定的人生顛峰階段。成熟穩定的生理和外表使個體逐漸適應認定自己的一切,這時心理情緒上的成熟度不但足以控制衝動,有挫折容忍力,而且對自己行為負責、不依賴、能適應各種新環境。以下就簡單由成人的心理特徵與發展,分析此階段的內在心理變化。

一、 成人的心理特徵可分五方向來敘述:
首先是成熟,成人在身心發展上均較兒童或青少年成熟,這是一般人熟知的概念。所謂「成熟」,在生理上,是指已經成長到完全的大小與強壯的程度,在心理上,是指心理的穩定與情緒的穩固,在社會層面上,則指開始扮演成人角色並盡到成人責任與義務。成熟的概念是多方面的,它包括生理、心理、情緒、社會行為等,均達到一定的穩定與固定程度。成熟的人,可以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可以擔負起自己的責任與義務,也能夠作選擇,可以作決定。換句話說,他已可扮演成人角色,擔負各種成人社會中的任務。一個成熟的人,會自己決定學習的目標,選擇自己的學習需要,並選定學習的方法而持續進行,即所謂的自我導向。成熟的人,他也希望別人能以對待成熟的人來對待他,否則會有受侮辱的感覺,其自尊心較強。同時,成人已經社會化相當深,其對人情世故相當了解。
「分化性」,即個人成長歷程中由於經驗的累積發展出自己的看法,對各種事物呈現分化的概念。它含有個人和社會兩方面的意義,也就是個體到了成年時,其能力、興趣、態度、技能等均呈現相當分歧與多樣化的現象,在社會方面與他人的交互作用下,也呈現類似的現象。分化的現象在成年期之前就已開始,最早是胚胎和胎兒的結構性分化,繼續發展到嬰兒、兒童到青少年,經歷由全體到部分的發展程序,一直到成年時成為一個穩定而確切的實體。嗜好、興趣、態度、能力均呈現差異,主要是來自經驗和學習。例如一個兒童通常什麼食物都吃,但成人,尤其是年紀較大的成人,對食物就有相當的偏好。一個年輕人幾乎任何地方都可以安睡,但一個成人就有相當的偏好。其他如對運動、音樂和政治等方面的愛好,年輕人通常較具全盤性,但成人則較有區別性。
「角色衝突」,同時扮演多重角色且角色經常隨時地在改變,因而處於各種壓力、焦慮、矛盾的狀態下。所謂「角色」,簡單的說就是社會歸諸於個人的權利和義務。由於角色的發展,才使得社會能夠和諧的運作。對於成人角色問題,有三點值得加以探討。(1)成人同時具有多重的角色:他可能是一個家庭主婦、工人、父母、丈夫、妻子、組織的成員、工會的一分子、社區的公民等。成人既然扮演多重的角色,而每一種角色亦都有其應負的責任與義務。因此,成人的生活複雜而多變,不像兒童青少年的單純固定。(2)成人角色持續改變:成人具有多重的角色,而這些角色並非固定,他們持續在改變中。隨著年齡的增長、家庭的成長、職業的改變及職位的升遷,其所扮演的角色,不斷地變化。由青年、中年到老年,由父母到祖父母,由基層員工到單位主管,由組織成員到組織的領導者。這種角色的改變,持續發生一直到生命的終點。(3)成人的角色衝突:成人由於同時要扮演多種角色,各種角色之間難免會有衝突問題,好比要當父母的好兒子或者妻子的好丈夫就常是衝突的來源,如何作適當的調適,就是成人適應上的一項重要課題。
「時間近迫短暫」,即成人在中年危機之後,對時間的看法是剩餘觀,常常自問我還剩餘多少時間。對成人而言,時間是影響生涯計劃或行為表現的重要因素。成人與兒童或青少年,對時間的觀念亦不同。有人說:「對兒童而言,未來是模糊而遙遠的;對青少年來說;時間也是模糊而無限的;對成人而言,時間則是實在而有限的。」有關成人的時間知覺,也可從三方面來加以探討:(1)時間觀點的改變:成人與兒童或青少年對時間的觀點不同。兒童或青少年往往採「累積」的觀念,而一個超過四十歲的成人,則常會改採「剩餘」的觀念。像兒童或青少年對時間的看法,皆從生命的起始點開始。兒童會說:「我已經十歲了,還不能出去看電影。」這是一種累積的觀點,而成人則往往從生命的終點向前推移自己還有多久時間。(2)時間短促而有限:成人經常感到時間短促而有限。在約三十歲時,成人就意識到時間的有限,他們經常發現時間不夠用,可能與其扮演多重的角色有關。因為每一種角色,對成人有一種要求,它都要成人付出時間與精力,所以成人經常處於時間不足的現象。(3)時間越過越快:隨著年齡的增長,成人發現時間越來過得越快。對於同一時間單位而言,兒童與成人的知覺不同。兒童似乎覺得相當漫長遙遠,成人則有立即到來的感覺。就像兒童認為一年極其漫長,期盼過年似乎久候不至,但成人就總覺得一年隨即飛逝,且一年快過一年。有學者說:「對於一個六歲的兒童而言,一年就是其所知道時間的六分之一;對於一個十六歲的青少年而言,一年就是其所瞭解時間的十六分之一;對於一個四十歲的成人而言,一年就是其生活期間的四十分之一;對於一個七十歲的老人而言,一年就是其所生活年代的七十分之一。因此,隨著年齡的增長,同一時間單位(如一年)在已知時間總數裡就成為一個逐漸遞減的分數。」由於時間被如此知覺,因此成人覺得時間過得很快。此種感覺,再加上生命期的逐漸減少,使成人對未來的態度有重要的轉變,產生積極或消極兩種反應。積極方面,他們會把握現在,投身有益身心的活動;消極方面,放棄一切的作為,靜待終極時刻的來臨。
最後是「異質性」,年紀越大異質性越高。成人之間的個別差異無論是生理的、心理的、或社會的,均遠大於兒童或青少年。異質性的說法通常有二種:一個是說年輕人比老年人較具有共同的特性;另一種是說法是假如有十歲、三十歲、五十歲三組不同年齡團體者,五十歲組的變異一般大於其餘二組,而三十歲組員的變異也大於十歲組員。年紀越大,團體成員間的變異越大,確定為很多研究所證實。

二、 成年期的心理發展
首先是「親密關係的建立」,成年期的個體無論在生理或智能等各方面的發展及成熟度,多半可達到顛峰的狀態。這也是成人建立與他人親密關係的開始。親密關係的範圍包含愛情、婚姻、家庭、親子和友誼等情感,且著重在和他人分享心靈上的自我。成年人開始過著「有伴」的生活,同時藉由親密關係的過程,提高性角色扮演的機會,以及形成穩定的兩性關係,建立起一個新的家庭。而此一家庭正是供給個體間更進一步統整人格特質及生活形態的場所。以夫妻相處來說,長久以來的家庭生活,容易形成相互依賴的情形,如果有一方獨立性不夠、信任感不足,很容易造成另一方面過重的負擔或是需求不滿足。親子關係更是一個容易產生衝突的層面,如果父母不能健全地參與經歷子女早期的發展,就不容易體會不同年齡的孩子,正在經歷的發展需求和危機,自然無法提供適切的協助。
其次是「社會關係的維繫」,成年期可以說是一個人追求成就、事業表現、社會經濟地位的顛峰階段。經過了不算短的經驗閱歷,成年人對於自己的生涯目標有更明確的方向和發展,因此在工作及社會關係上有一個穩定性,而在其它宗教或社區、團體上也能形成與他人的友誼。成熟穩健的成人可以維持甚至拓展他在工作上的表現,以獲得更大群體對於自己的肯定,同時也透過與同事、朋友們建立的支持網路,促進個人的價值感、自尊和創造能力的展現,並在群居的社會裡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親密或疏離的危機」,依照心理學家艾立克遜的理論,個體早期生活各階段所發展的信任、自主、自動自發、進取和自我認同等特性,是來自親密關係建立的基礎。相反地,早期發展階段中未能解決的心理危機和衝突,將會在成年期再度呈現,影響個體與他人相處的關係。例如一個對自己肯定、接受自我的人,會比一個自我認同模糊、缺乏自信的人更容易信任和接受別人,因為他懂得「將心比心」。無論這個「別人」是他的伴侶、子女或朋友、同事,他都能試著用一顆接納、真實的心去了解,並與他們相處。相對於此,一個缺乏自信心、安全感,或者自卑感過重的人,比較無法在依賴他人和獨立自主上取得平衡點。對外在環境也會有較多的猜疑,與他人交往無法維持一個恆久而深層的關係,容易形成一種孤獨和疏離的感覺。
最後是「認知能力的影響」,心理學家皮亞傑認為成年人的思考模式已能配合其特殊性向及專業領域的發展,把抽象思考的能力發展得更完整,也較過去更能客觀、實際地看待所經歷的事件或問題,作更仔細的分析、計畫、及合理的聯想,來解決問題、掌握必要的影響因素。這種高層的認知層次,未必人人都能達成,有賴於個人的動機、學習的環境等影響變數的配合。因此,如果成年人能具備上述高層認知思考的特質,在面對親密關係或社會關係的問題時,往往可以客觀理智地尋求有效的解決策略,例如諮詢專家或他人的參考意見,站在他人立場來看事情,而不讓自己陷在低迷、悲觀的情緒反應之中。

結論
介於青少年期與壯年期之間的社青族群,擁有得天獨厚的生理成熟甚至顛峰的優勢,正可以在養成健康生理習慣之餘,注意此時期的心理特徵,調適與發展出最佳的成人心理條件,讓衝突與孤獨降到最低。依靠神多多靈修自己,使心靈力量剛強,在教會中、在社會上與家庭裡凡事興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