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建置中

Website Bulding

真耶穌教會十大信條

一、舉信耶穌基督係道成肉身,為拯救罪人代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復活,升天;衪是人類唯一之救主,天地之主宰,獨一之真神。


二、信新舊約聖經係神所默示,為證明真道唯一之根據,及信徒生活之準則。


三、信本教會係耶穌基督藉晚雨聖靈所設立,為復興使徒時代教會之真教會。


四、信水浸係赦罪重生之典禮,必須由已受水靈二浸者,奉主耶穌聖名,在活水中給受浸者予以低下頭之全身浸禮。


五、信受聖靈係得天國基業之憑據,並以說靈言為受聖靈之明證。


六、信洗腳禮係與主有分,及教訓相愛、聖潔、謙卑、服事、饒恕之典禮。對每一個受浸者,要奉主耶穌聖名給予洗腳一次;至於用水彼此洗腳,必要時亦可行之。


七、信聖餐為紀念主死,同領主肉、主血,與主聯合,能得永生,在末日復活之典禮。要時常舉行,但必須用一個無酵餅及葡萄汁舉辦之。


八、信安息日(星期六)為神賜福之日。但要在恩典下紀念其創造及救贖之恩,並盼望來世永遠安息而遵守之。


九、信得救係本乎恩,也因著信;但必須依靠聖靈追求聖潔,實踐經訓,敬神愛人。


十、信主耶穌必於世界末日從天降臨,審判萬民。義人得永生,罪人受永刑。


<<<回到選單

高教科 - 高級班

那鴻書

;>   林賢明傳道 壹、書之作者 先知那鴻(Nabum),生於663~654 B.C.是伊勒歌斯人(可能就是新約的迦百農),那鴻是「尼希米」的簡稱,為「安慰或同情」之意;其生平不詳,聖經其他地方也沒有提過他。根據挪亞們(663 B.C.)和尼尼微(612 B.C.)傾覆的時間,本書應在663~612 B.C.完成,故那鴻大概與耶利米(626~585 B.C.)、哈巴谷(612~589 B.C.)和西番雅(639~608 B.C.)等先知,在同一個時期服事。 那鴻先知出生的時候,經歷亞述兩度進攻猶大國的戰事,如722 B.C.撒珥根二世攻陷北國以色列(王下十七6);701 B.C.西拿基立進侵猶大(王下十八13~18)。因此,那鴻先知遂將亞述入侵之時,那種殘暴、凶險,刻畫得栩栩如生。尼尼微,既然是猶大的仇敵,所以神加諸亞述身上的懲罰,乃是對於百姓的安慰和眷顧;故凡不以公義立國的,終必步入敗亡的地步(詩九十二7)。 貳、時代背景 一、時間:615  B.C. 二、地點:耶路撒冷 三、歷史背景: 那鴻先知之前一個世紀,約拿書論及亞述帝國的悔改(793~753 B.C.);那鴻書卻是譏笑亞述罪惡而傾覆的詩歌。亞述帝國以驚人的速度衰退、傾覆,似如一顆脫離運行軌道,殞落的世紀慧星,是一則相當耐人尋味的故事。 1.勢力消長: 亞述巴尼波(又譯巴尼帕Banipal 669~627 B.C.)在662  B.C.征服上埃及的底比斯(挪亞們,又名挪,是埃及古都),代表了亞述遠征的極致,如日中天的權勢。亞述帝國的霸業,係以武力、威攝和壓迫所維持(巴尼波殘暴不仁,將俘虜活生生剝皮,強迫王子把國王血淋淋的頭掛在頸上,又把迦勒底王的頭懸掛起來,設宴歡慶,這些都是他殘暴手段的點滴),在其編年史所載的最後十三年,已透露出亞述危機四伏、搖搖欲墜的跡象;巴尼波王627 B.C.去世之後,繼承者伊體拉尼(Etil~ilani)無力處理內憂外患的局勢。當時,日益強大的巴比倫人在尼布波拉撒(Nabopolassar 626~605 B.C.)領導之下,再度從事於獨立戰爭,626  B.C.的十月,在巴比倫城門擊敗了亞述人,奪取了當地的王權,亞述雖然多次的反攻,仍舊功虧一簣、無力挽回局勢;當下亞述又受北方好戰的西古提人威脅。 2.首都淪陷: 614 B.C.瑪代人西阿克薩里終將亞述帝國的古都─亞述城(Ashur)攻陷;經兩年苦戰之後,612 B.C.尼布波拉撒領導巴比倫與瑪代人聯盟(底格里斯河以西及南的地區為巴比倫所佔領;以北和東面土地為瑪代所佔據,後因瑪代王的女兒嫁給尼布波拉撒的兒子尼布甲尼撒二世,新巴比倫帝國於焉崛起)攻打尼尼微城。尼尼微,位於底格里斯河的東岸,有大小運河環繞及貫穿其中,四圍城牆有卅公尺之高,寬度可併行三輛馬車,乃是當時最堅固的城市。瑪代及巴比倫聯軍久攻不下,最後利用已攻取的柯撒水閘,借用大水之力沖毀城牆。   3.頑抗待援: 亞述的殘餘部隊,在烏巴列二世(Asshur~uballitⅡ)的領導下,向西退到哈蘭負偶頑抗,希望得到埃及的支持,竭力保存抵抗的力量。610 B.C.巴比倫和盟友攻下了哈蘭,於是烏巴列二世連同殘餘部隊,渡過幼發拉底河投向埃及(王下廿三29;代下卅五20)。609 B.C.巴比倫在迦基米斯之役,打敗了埃及尼哥(耶四十六1~12),管轄「赫帝全地(敘利亞、巴勒斯坦,直到埃及邊境)」。 參、經卷要旨 宣告神對亞述的審判,安慰猶大國的心;因耶和華本為善。 肆、經文分析 一、尼尼微受刑的宣判(一1~15) 那鴻先知透過離合詩的表達方式,藉由希伯來文字母順序,以「尼尼微的罪惡審判」為經,復以「大自然的景觀變化」為緯,交叉陳述出神的本性。先知闡明神的公義、憐憫屬性,概分為四:忌邪施報的神(2);不輕易發怒的神(3);權能威嚴的神(3~6);值得信賴的神(7~10)。 先知又以「看哪!」一詞(15),向眾人激起希望的浪花、掀起信息的高潮,傳揚敵人將被剷除的預言,並指出那時百姓可再度歡慶節期,再向神還願。亞述,加諸在猶大身上的損傷、威脅與痛楚,雖然極其深重,唯神必使惡人滅絕淨盡、歸於虛有;並吩咐穿山越嶺「報好信、傳平安」,因為神的「三必」作為(14),人民─必使其名不留後;信仰─必滅除雕鑄偶像;國度─必鄙陋而歸墳墓。 二、尼尼微受刑的情景(二1~13) 那鴻先知,以帶有「明知其不能為」的諷刺語氣(賽二9~11;太十二13~15),對內憂外患、作最後掙扎的亞述指出:「當看守保障、謹防道路,挺起胸膛,集中力量吧!」因為神曾使之虛空的─「雅各」,必定再復興的旺盛企圖,已經明顯的展露出來(尼尼微曾遭受三次的攻擊;先是巴比倫、西古提,最後是瑪代)。先知預言要藉著祂的勇士─瑪代,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機動力、優勢攻擊力」,傾覆、摧毀堅固的尼尼微城,那時王后(或神明)必蒙羞,宮女(或女祭司)尾隨在後搥胸飲泣,如同鴿子咕咕哀鳴一般;其磨刀霍霍,整軍待發之勁;穿朱紅持紅盾的精兵;鋼鐵閃爍如火的戰車;堅硬筆直柏木的矛槍。 先知緊接著又說:「…我(神)與你(尼尼微)為敵」,是何等的悲哀。傾覆之日的亞述,活像一個漏水的池子,那浮現的池底,是窘事百出(如招聚貴冑、步行絆跌、速上城牆、河閘開放、宮殿沖沒等)。如同獅子般尊榮和勇猛的亞述,於今已隨著戰火─成了焚燒的煙,消失在天地之中,一切都歸於烏有了,因為─捍衛城池的士兵,是倉慌而逃;極盡榮華的財富,是洗劫一空;養尊處優的人民,是人心消化。 三、尼尼微受刑的原因(三1~19) 高貴的尼尼微,有禍了!妳終將自食其果─「血流成河,橫屍遍野」、「無處可逃、無人可救」,並為列國所津津樂道。這個城,對外曾是─「謊詐、強暴、搶奪」,於今竟彌漫、籠罩在自己城內;曾經是─「疾速轆轆的戰車、挺進邁步的軍隊」,現在竟然是兵臨城下、猝不及防。凡此一切殘酷的景象,只因「淫行誘惑列國、邪術誘惑多族」所致。 挪亞們(底比斯),當年的條件比你(尼尼微)現今還差嗎?它雖有天然的地理屏障─濠溝、城牆般的尼羅河所環繞,強而有力的盟友─蘇丹、埃及、弗人和利比亞人,最後仍然落得毫無尊嚴的下場,如拋擲─輕視嬰孩的「生命」;拈鬮─藐視貴人的「外衣」;鍊鎖─鄙視富人的自由。因此,人口增長之快如蝗蟲的尼尼微,必如遭受蝗蟲啃噬或飛走一般,面臨先前挪亞們,那種國破家亡的遭遇。 伍、重要信息 一、認識神的屬性: 1.忌邪施報的神 耶和華施報大有忿怒,向祂的敵人施報,向祂的仇敵懷怒(一2);祂發忿恨,誰能立得住呢?祂發烈怒,誰能當得起呢?祂的忿怒如火傾倒,磐石因祂崩裂(一6)。 2.不輕易發怒的神 耶和華不輕易發怒,大有能力,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一3)。 3.為人保障的神 耶和華本為善,在患難的日子為人的保障,並且認得那些投靠祂的人(一7);現在我必從你頸項上折斷他的軛,扭開他的繩索(一13)。 4.令出必行的神 祂必以漲溢的洪水淹沒尼尼微(一8);祂必將你們滅絕淨盡(一9);耶和華已經出令,指著尼尼微說:「…必不留後,必從你神的廟中,…必因你鄙陋使你歸於墳墓。」(一14) 5.大有權柄的神 耶和華復興雅各的榮華,好像以色列的榮華一樣(二2);我與你為敵,必將你的車輛焚燒成煙,刀劍也必吞滅你的少壯獅子,我必從地上除滅你所撕碎的(二13)。 6.大有威嚴的神 祂乘旋風和暴風而來,雲彩為祂腳下的塵土(一3);祂斥責海,使海乾了,使一切江河乾涸,巴珊和迦密的樹林衰殘(一4);大山因祂震動,小山也都消化(一5)。 二、對真神應有的感度: 1.人的計謀,焉能攻擊真神? 尼尼微人哪!設何謀攻擊耶和華呢?祂必將你們滅絕淨盡(一9);有一人從你那裡出來,圖謀邪惡攻擊耶和華,…尼尼微雖勢力充足,人數繁多,也被剪除(一11~12)。 2.神的忿怒,人焉能站立得住? 尼尼微王招聚他的貴胄,他們步行絆倒,速上城牆,預備擋牌,河閘開放,宮殿沖沒,王后蒙羞,被人擄去,宮女搥胸,哀鳴如鴿,乃命定之事(二5~7)。 3.主不願意,人焉能作何等事? 尼尼微自古以來充滿人民,如同聚水的池子,現在居民郤都逃跑,雖有人呼喊說:站住!站住!郤無人回顧(二8);…餵養之處在哪裡?…無人驚嚇之地在哪裡呢?(二11) 4.神必鑑察,人焉能脫離報應? 我必揭起你的衣襟,蒙在你臉上,使列國看見你的赤體,使列邦觀看你的醜陋,我必將可憎污穢之物拋在你身上,辱沒你,為眾目所觀(三4~6)。 三、對自我靈修的方向 1.憑著信心,隨時傳報佳音 論尼尼微的默示(一1);看哪!有報好信傳平安之人的腳登山說:猶大阿!可以守你的節期,還你所許的願吧!因為那惡人不再從中間經過,他已滅絕淨盡了(一15)。 2.分別為聖,隨地遠離淫行 禍哉!這流人血的城,充滿謊言…屍首成了大堆,屍骸無數,人碰著而跌倒,因那美貌的妓女多有淫行,慣行邪術,藉淫行誘惑列國,用邪術誘惑多族(三1~4)。 3.專一事奉,隨處靠神得力 你的首領,多如蝗蟲,你的軍長,彷彿成群的螞蚱,天涼的時候,齊落在籬笆上,日頭一出,便都飛去,人不知道落在何處。亞述王阿!你的牧人睡覺,你的貴胄安歇(三17~18)。   陸、討論題綱 1.從亞述帝國落敗之快,帶給我們什麼樣的省思? 2.從神對尼尼微的預言,表明神具有哪些屬性? 3.惡人猖狂得意的時候,敬畏神的義人當如何自處呢? 4.古實、埃及、弗人、路比族和亞述的傾覆,是誰在歷史的洪流中掌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