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建置中

Website Bulding

真耶穌教會十大信條

一、舉信耶穌基督係道成肉身,為拯救罪人代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復活,升天;衪是人類唯一之救主,天地之主宰,獨一之真神。


二、信新舊約聖經係神所默示,為證明真道唯一之根據,及信徒生活之準則。


三、信本教會係耶穌基督藉晚雨聖靈所設立,為復興使徒時代教會之真教會。


四、信水浸係赦罪重生之典禮,必須由已受水靈二浸者,奉主耶穌聖名,在活水中給受浸者予以低下頭之全身浸禮。


五、信受聖靈係得天國基業之憑據,並以說靈言為受聖靈之明證。


六、信洗腳禮係與主有分,及教訓相愛、聖潔、謙卑、服事、饒恕之典禮。對每一個受浸者,要奉主耶穌聖名給予洗腳一次;至於用水彼此洗腳,必要時亦可行之。


七、信聖餐為紀念主死,同領主肉、主血,與主聯合,能得永生,在末日復活之典禮。要時常舉行,但必須用一個無酵餅及葡萄汁舉辦之。


八、信安息日(星期六)為神賜福之日。但要在恩典下紀念其創造及救贖之恩,並盼望來世永遠安息而遵守之。


九、信得救係本乎恩,也因著信;但必須依靠聖靈追求聖潔,實踐經訓,敬神愛人。


十、信主耶穌必於世界末日從天降臨,審判萬民。義人得永生,罪人受永刑。


<<<回到選單

高教科 - 高級班

罪與稱義

 
罪與稱義
《系統神學》 罪與稱義 真神創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並將人類安置在伊甸樂園,但是當時美麗的世界,幸福的人類,怎麼會演變成現在充滿勞苦、愁煩與患難的境遇呢?更嚴重的問題,由於神使世人有永恆的意識,面對無法逃避的「死亡」大限,始終為人們帶來困惑與驚恐!縱然多方追尋,長年探索,窮盡哲學與理性之追求,仍然不能讓人徹底瞭解人生的意義,更無法使人從生、死大關中得到釋放。於是,藉著諸般的宗教與信仰,世人都在尋求解答。今天,我們藉聖經的啟示,來研討人類的墮落,以及如何才能重新得到真神創造之初賜給人的尊榮,如何才能再被真神看為美好。 一、人類與罪惡 (一)人類最初的狀態 人起初被造的時候,是真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創一26、27;林前十一7)。而這形像主要是德性、屬性,聖經裡提到:「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四24),因此這裡所說的神的屬性與祂造給我們的屬靈美德,是以神的真理上認為正當的(義)、聖潔的;所以,形像主要是指人受造之初,有如真神那樣的正直、仁義和聖潔的品格(傳七29;弗四24;西三9、10)。換句話說,真神造人之初,是造了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的人。 被造之初的亞當夏娃住在伊甸樂園,很自由地與神交通,日日受神保佑看顧,並受天父賦予管理、治理萬物的尊榮;且無罪惡與死亡的威脅,沒有生、老、病、死,過著物質生活不需憂慮,精神生活和諧快樂的幸福日子,是蒙神賜福的兒女(創二;五1、2;路三38)。 (二)始祖受誘犯罪 真神恩待始祖亞當夏娃,使他們在伊甸園中享受著幸福快樂,但公義的神,也與他們立了約;神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二16、17)。這條唯一的命令,表明了神給予人類的自由意志,有權利選擇吃或不吃,並且神也聲明,人以自由意志決定了吃那善惡果後,就必承當吃它的結果-死。神的用意,是希望人能作順命的兒女,對自己的行為能自我約束,甘心樂意事奉神(申十三4;彼前一13、14)。 其實,始祖當時也沒有意思去吃善惡果,伊甸園裡有無數的果子樹可供他們二人和各種動物享用不完,根本就無糧食問題,他們也不需要吃它。但是魔鬼藉著狡猾的蛇,用詐騙迷惑的手段引誘夏娃吃了善惡果,又給亞當吃,違背了神的命令。 「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於是女人見那棵樹上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吃了;又給他丈夫,他丈夫也吃了。」(創三4~6)。 始祖為了「能知道善惡」、「有智慧」,而吃了善惡果,這應該是好事,怎麼會是犯罪呢?其實,問題在於他們想要「如神能….」。被造的人想要與創造的神一樣,他們逾越了自己的身分而想要與神平等,以自我為中心不再以神為價值依歸,將自己做為價值創造的主體,人自己本身即是善惡的圭臬、價值的中心;將自己提升到神的地位,無形中否定了神是創造者、價值的根源、善惡的標準,因而違抗神的誡命,神便判定了這是人所犯的「罪」。 (三)犯罪的後果 前面談到,神創造人類,並賦予他們自由意志,他們可以選擇歸向神,也可以選擇違背神;要以神為依歸,或以自己為中心。神並非將人造成一部機械人,也沒有使他們的心思受控制,當始祖摘食善惡果時,神並沒有出面阻止,現在,他們既然自由的選擇了背棄神的約,「在神面前」犯罪,便要承擔犯罪的後果。 犯罪的後果就是「死」,因為神說:「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二17),但亞當卻活到九百三十歲(創五5)。可見這裡所說的死,顯然不是指著肉體的死亡,而是靈性與心性上的死亡;意為「與神所賜的生命隔絕」(弗四18),就是不能再與神自由來往、享受真神永遠的榮耀之意(帖後一9)。也由於與神的榮耀隔絕,喪失尊貴的神兒女之身分,被逐出樂園(創三22~24),人的肉體也就如被判死刑而未受刑的囚犯一樣,雖未死,但等於死,只是在等待死的時候而已!(羅六13;傳八8)。 靈性上的死亡,乃是與神的關係失去了和諧,甚至決裂;人犯罪後,不敢見神的面,甚至控訴神的不是(創三8~12)。因此,失去了神特別的恩寵,生活在魔鬼黑暗的權勢之下(約壹五19),沒有了神的光照,而陷落在一個痛苦、絕望的境遇,過著沒有指望、沒有神的人生(弗二12)。這如同冤仇對立的關係,直到耶穌基督的救贖,才得以抹消、復原,使我們屬靈的生命有復活的機會(羅三23~26;弗二13~18)。 人在犯罪之前,有著神的形像與榮耀,可謂心性全滿毫無缺點。但犯罪之後,心性有了虧欠,無法接受、認同自己,雖想用自己的辦法,來掩蓋赤裸的羞恥,仍免除不了自我內心的矛盾與衝突。因此,也導致外在關係的破裂。首先是人與人之間有了決裂與衝突,亞當夏娃的稱呼,從犯罪前的「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創二23),到犯罪後成了「與我同居的女人」(創三12);當真神責問是否吃了善惡果時,只見他們互推責任,彼此諉過,人與人的關係完全破壞(創三12、13)。 其次,人與環境(自然界)的關係也破壞了。本來人過著衣食無憂、無病無痛的生活,如今因罪而受咒詛,人必須與大地對抗,要汗流滿面,辛苦勞碌才得過日子,直到歸土之日(創三17~19)。 (四)罪惡的影響與傳衍 「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罪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五12)只要是人,都脫離不了罪的刑罰,因此死亡成了人類必走的路。這種人人都承受了始祖所犯之罪,而成為罪人的情形,即所謂的「原罪」。 “詩篇”裡記載了大衛的告白:「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五十一5)新約聖經中,保羅於“羅馬書”中,以救贖的觀點,反覆論述「原罪」和「本罪」的問題。 例如「然而從亞當摩西,死就作了王,連那些不與亞當犯一樣罪過的,也在他的權下…。如此說來,因一次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因一人的悖逆,眾人都成為罪人…。」(羅五14、18、19)。 這是為什麼呢?為何亞當夏娃的犯罪,成了全人類一切「罪」與「死」的緣由,要我也承當其罪,豈非太不公平了嗎?然而,藉由聖經的啟示可以明白這個事實。 1.自亞當犯罪之後,死就臨到眾人(羅五12),連那些不與亞當犯一樣罪的也在它的權下(羅五14、17),是「因為眾人都犯了罪」。因從亞當犯罪之後,「罪」便進入了世界(包括人心),這世界便處在一個與神關係決裂,沒有神恩的狀態中,人性是處在一個敗壞喪德,無力救己的處境裡。人一出生、成長,就是在這一個已經被咒詛的世界,世人一出生即沒有天父的恩寵,心性上是自始即已處在「死亡」的狀態之中,任何人都無法逃脫(弗二1;來九27;傳八7)。 2.始祖犯罪之後,靈性死亡,心性亦受殘害。任何人出生時內在的人性,已非亞當犯罪前的心性,而是犯罪後的心性,正如經上所記:「人從小時心裡懷著惡念」(創八21)。這種內在存惡的心性,可以說就是承受自亞當犯罪後的不完美,導致人心思想、意念到行為,無法順從天父的旨意而行;聞義不能徙,知善不能行,受住在人心中的罪律所操控,仍在死亡的權勢之下害怕,作罪惡的奴僕(羅七8~25;林前十五56;來二14、15;雅四17)。 3.自從「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每個人一出生,即處在於一個罪惡狀態的世界中。加上與神隔絕,靈性死亡,心性敗落,人類社會在神眼中已成一個罪惡的環境(創六5、11;提後三1~5;來一11);接著,在這罪惡環境中,又視罪惡之事為自然,並加以實行,以致離神越來越遠(羅一21~32,三9~18)。 的確,以人類的道德、良心及行為來看,我們確實常常在罪的權勢之下,成為罪的奴僕,沒有真正行善的力量;因此罪的煎熬使我們的心靈憂傷,作錯事、說錯話、看不該看的、聽不該聽的、想不該想的,不敬真神、不愛人不自愛、知善不行,凡此種種,皆構成本身所犯的罪(羅一20~32;林前六9、10),神學上又稱為「本罪」。原罪加上本罪,使古今將來所有的人類,都死在罪中,要受審判,下地獄受永刑。 二、罪赦與稱義 既然所有的人都在罪的控制之中(羅三9),因在神面前的虧欠,必須承受罪的代價-死亡(羅六23),但人類就因此絶望嗎?聖經上說:「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傳三11)面對短暫人生的無奈,與永刑責罰的恐懼,人也不斷追求永生的盼望。聖經中記載,有一位年輕的財主,來問耶穌:「該作什麼善事,才能得永生?」耶穌和他先談論一些基本的事,其內容也就是一般人的想法,最後明確告訴他,要得永生,必須信靠天上真神(太十九16~22)。從這裡,可瞭解一般人的想法,一是要行善積功德,一是要敬拜神明。就此兩種觀念,我們進一步來探討: (一)              要行善積功德 這是人們好的倫理觀念,知道善必有善報,但將來是誰來紀念這一切功德呢?誰來判斷人一切所作的呢?聖經上明白告訴我們,要審判一切善惡,報答人一切善行的,就是天上的真神(羅二6~11)。而主耶穌來到世上,就是向我們顯明這一方向。 一般人行善積功德,認為可以用來削減罪的刑罰,其實是行不通的,因為罪的刑罰是直接與神的關係,而功德是間接的,有時候只是人與人的關係。就審判的公平性而言,人不能拿過去的義行來抵減以後的罪罰(結卅三12);同樣,人也不能以後來所積的功德來抵補罪的刑罰,例如犯了偷竊罪的人,不因為他將偷來的錢財拿去救濟窮人,其偷竊之罪就可以抵銷。更何況,人生命的贖價極貴(詩四十九9),人永遠不能以立功德的方法向神交換條件。 「既是這樣,那裡能誇口呢?沒有可誇的了!用何法沒有的呢?是用立功之法嗎?不是!乃用信主之法。所以我們看定了,人稱義是因著信,不在乎遵行律法。」(羅三27、28)。 除罪、救贖、使人稱義,全然是主耶穌的功勞,是真神主動賜予人類的,因而解決了人的困境,重新獲得了釋放。這一切無關乎人意的努力或修養、智慧或善功,因此保羅說:「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弗二8、9)。 (二)              敬拜神明 世上每種信仰或宗教,都會向人談述救贖盼望、成聖稱義等問題。但聖經指明一項人為的缺點,就是人以自己的想法,造出只合乎自己理想和民族觀念的神明,「將不能朽壞之神的榮耀,變為偶像,彷彿必朽壞的人,和飛禽走獸昆蟲的樣式。」(羅一23),故常見世人敬拜許多的偉人,甚至以動物(如:牛)、植物(如:神木)、礦物(如:石頭公)為神,都是受造之物。而這些古時的偉人、好人,與我們同樣是人,他們也需要天上真神的引領,才能進入永生的天國,他們本身也要面對「罪」的問題,便無法帶別人進到毫無痛苦的永生天國。 之前我們討論過,人因著「罪」的緣故,與神的關係破裂,失去了神的恩寵;也因為與真神相交的道路已經斷絕,以致尋求不到神,人只能在世上流離失所。加上人在罪的權勢之中,心性敗喪,無法自救,若要解決「罪」的轄制,就非得靠外力幫助不可;而這外力無法在人類之中找到,因為所有的人都被圈在「罪」中(加三22),人絕對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從「罪」中得釋放。 因此,人要解決「罪」的問題,唯有真神出面,主動修復已經斷絕的關係,其他別無選擇了!於是救贖便是人要脫罪稱義的唯一途徑。沒有神出面解決,人只有沉淪滅亡一條路,而這一切又是人咎由自取,神並未欠人類什麼。這救贖的出現完全是神的主權: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祂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約三16、17)。 因為如此,人類的得救才說是「本乎恩」(弗二5),真的是「白白的稱義」(羅三24)。今天神既已伸手,便是一種恩典,這一切不是靠人的善行,或是人的努力,而完全是真神的作為與安排。那這救恩的過程又是如何安排與完成的呢? 聖經上說:「神設立耶穌為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要顯明神的義,因為他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前所犯的罪。」(羅三25)。 道成肉身降世的神子基督耶穌,他甘願成為人的樣式,存心卑微,順從天父旨意被捉拿,在審判官三次宣判無罪的情形下(約十八38,十九4、6),以他無罪的生命,代替有罪的人類,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為人人嚐了死味(來二9);並且藉著主在十字架上的流血、受死,將人從「罪」和「死亡」中拯救出來。誠如保羅所說:「因一次的過犯,罪人都被定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罪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様,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羅五18、19)。 而且,他還戰勝死亡,從死裡復活,使我們今天信從依靠主耶穌的人,得以向「罪」和「死亡」誇勝(林前十五55~57),得釋放脫離罪和死的律(羅七24~八2),而能成聖稱義了!(林前六11) 當人受罪的管轄,因著惡行心裡與神為敵(西一21),神卻藉主耶穌的寶血,使世人與自己和好。如此乃顯明神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使人知道神自己為義,也稱信耶穌的人為義(羅三24~26),更不在乎人的智愚、尊卑、貧富、能力之多少,人人都可以得著;「就是神的義,因信耶穌基督加給一切相信的人,並沒有分別。」(羅三22),而且不分種族(羅三29)。神的救恩普及萬民,祂的愛何等奇妙,相信神接受福音的人,能白白領受此大恩典,更能顯明神的公義;因此,人人當把握聽見福音的機會,趕緊進入神的愛中。 三、結語 始祖亞當夏娃吃了禁果,知道自己赤身露體之後,便以無花果樹的葉子編成裙子遮羞。然而,在風吹日曬之下,樹葉容易枯乾毀壞,無法長期使用,真神於是用禁得起風吹日曬的皮子,為他們製成衣服(創三7、10、21),這就成了他們的遮蔽。無花果樹編的裙子預表人的行為,宰牛羊製成皮衣預表耶穌基督所成就的救恩,意即人無法靠自己的行為稱義,唯有信靠代罪羔羊-耶穌基督的代死,才得以脫罪稱義(約一29)。使徒保羅也說:「你們因信基督耶穌,都是神的兒子;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加三26、27)既披戴基督,穿上這件永遠的皮衣,羞恥不再顯露,就得以再度坦然無懼地到神面前,享受神兒女的福分了(加三28、29,四28;弗一5,二11~19)。